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硕士指导教师徐杰与孙沛副教
商业
中华资讯信息网
小华
2020-11-27 15:07

2020年11月23日,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心理学系专业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和孙沛副教授合作论文 “Predictors of relapse for patients with dextromethorphan dependence” 在国际学术期刊“The American Journal on Addictions” 杂志正式在线发表,该文首次揭露了氢溴酸右美沙芬依赖者的复吸模式和预测因子,提示了非处方止咳药成瘾的危险以及对其成瘾治疗的建议。

氢溴酸右美沙芬是1950年由瑞士研究人员重建吗啡结构而合成的一种具备镇咳效果的右旋性吗啡衍生物,常用于各种呼吸道感染引起的咳嗽治疗[1]。常规剂量下,氢溴酸右美沙芬并不会引起不良反应,而长期、大剂量的服用氢溴酸右美沙芬会出现严重药物依赖症状。
氢溴酸右美沙芬作为改善咳嗽的非处方药物,常规治疗剂量下不会出现药物成瘾,但若长期大剂量服用,则有可能导致严重的依赖症状,给患者及其家属带来了极大的生理和心理压力。
目前认为,氢溴酸右美沙芬依赖与奖惩机制失调(一味追求其愉悦感而忽视可能带来的副作用)、病理性渴求(患者强迫性寻求药物的行为)、认知障碍(前额皮质激活区域减少导致正确判断自身行为能力的缺失)、耐药性及撤药综合征(停药导致的身体不适症状和心理的焦急不安)有关系。不少青少年在过量服用后吃出了“快感”,再加上本来就存在心理问题,抗拒诱惑的能力较低,继而产生了持续的药物滥用的欲望,希望通过体验快感获得慰藉;加之本身心理意志力较为薄弱、对氨溴索右美沙芬的认识存在不足,将其作为毒品的替代品而长期服用,最终成瘾,难以戒断。
美国曾有青少年因吸食过量氢溴酸右美沙芬的报道,基于其对人体的巨大潜在威胁,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于2005年正式发布关于氢溴酸右美沙芬的使用公告。然而,大部分人对右美沙芬的成瘾性仍不知晓,据华盛顿州埃伦斯堡中央华盛顿大学心理学系对52例受访者调查显示,仅有14%的调查者对其内容知晓。同时,氢溴酸右美沙芬不受国际管制,滥用的情况日益严重,美国麻醉品管制局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加强对不受国际管制的物质滥用药物的关注,各国相关的管理机构需要制定额外的管理政策,以减少药物滥用现象的出现,避免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在我国,氢溴酸右美沙芬依赖的情况偶见个案报道,陈禹霖等报道了2012—2016年收治的4例氢溴酸右美沙芬滥用患儿,主要表现为头晕、头痛、视物不清、恶心呕吐、嗜睡和电解质紊乱等,其他检查未见异常,经对症处理后痊愈。徐丰清等报道了2例氢溴酸右美沙芬滥用致依赖的患者,每日服用剂量达300~450mg。患者均出现精神恍惚、厌世、逃避社会等症状,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严重的影响。目前临床推荐成人氢溴酸右美沙芬每日摄入量应当在120 mg以内,儿童应减半(60 mg/d)。
本研究的患者由于服用药物一段时间后,治疗咳嗽的效果并不明显,未向正规医院的医师咨询、药店医师询问以及研究药品说明书,主动增加氢溴酸右美沙芬服用的剂量,最高达到720 mg/d,最终对于服用者自身、家庭以及社会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研究者在临床工作中也发现,右美沙芬过量引起的成瘾性不仅出现在一些存在心理问题的非医源性成瘾患者中,还出现在一些需要长期服用右美沙芬达到治疗目的的医源性成瘾患者。对医源性成瘾及非医源性成瘾患者的基线资料及戒毒动机进行调查分析,可以发现,其性别、年龄、身高、体重、用药剂量、成瘾性质、住院次数、成瘾时间、住院天数比较,差异不具备统计学意义(P>0.05),但医源性成瘾者的吸毒动机评分低于非医源性成瘾组,而戒毒动机评分明显高于非医源性成瘾(P<0.05)。证明医源性成瘾者对服用右美沙芬的意愿并不是特别强烈,且对于右美沙芬带来的困扰明显高于非医源性成瘾,更加希望可以戒断药物的成瘾症状,若经过适当的引导,还是可以达到戒断的目的。
高复吸率是所有成瘾药物滥用的一个普遍现象。耶鲁大学的一项涉及879名物质滥用病人的研究显示,超过65%的酒精和鸦片滥用者以及超过75%的可卡因、大麻滥用者在一年内复吸。在我们的研究中同样发现了在28名相对严重的患有氢溴酸右美沙芬片依赖的病人中存在类似的复吸模式:在一年内,89.29%的病人都发生了复吸行为。并且,病人在基线时的焦虑和抑郁程度越高,则复吸得越早。
右美沙芬是一种易于获得、廉价的非处方药物,具有滥用潜力。虽然一些国家已经开始限制右美沙芬销售或限制在18岁以上人群使用,但目前还没有联邦禁令或完全禁止。作为滥用药物,右美沙芬在尿液中无法检测到,这可能是其诱发的精神疾病未被准确诊断的原因。临床医生必须意识到右美沙芬使用潜在的精神病性影响,特别是在对青少年和成年人的鉴别诊断中。
这项研究得到国际审稿人的高度评价“这是一项有趣又重要的工作”以及强调“现在迫切需要对这种容易获得的处方药进行管理。”
The American Journal on Addictions是美国成瘾精神病学学会的官方期刊。该学会鼓励对药物滥用的病因学、预防、识别和治疗进行研究;因此,该杂志为广泛的成瘾领域的信息传播提供了一个论坛,The American Journal on Addiction最新的影响因子为2.371,是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学术杂志。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心理学系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徐杰老师与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袁逖飞教授为论文共同通讯作者。徐杰老师和辽宁师范大学研究生欧航为论文共同第一作者,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心理学系孙沛副教授和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法医覃仕扬参与本项工作。该工作得到中国禁毒基金会、国家自然基金会、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上海市教委高峰临床医学专项资助以及上海市卫生委员会百人基金的支持。
(本文转自“清华大学心理学系”)
参考文献
[1]张晓芬(2006).右美沙芬的合理使用[J] .中国药业, 15(20):62-63.
[2]徐杰,孙沛,刘宇,尹露,杜连,夏继欢(2020).成人氢溴酸右美沙芬药物滥用1例并文献回顾[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9(01):78-79.
[3]陈芳, 张桦, 周臻,等(2015). 氢溴酸右美沙芬口溶膜的制备及体内外评价[J]. 中国医药工业杂志, 46(9):964-969.
[4]徐杰,孙沛,刘宇,尹露,杜连永,夏继欢(2019).207例泰勒宁药物成瘾者临床分析报告[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8(05):342-345.
[5]陈泳霖, 信雪维, 武建平, 等人(2018). 氢溴酸右美沙芬的剂型研究进展[J]. 北方药学,(8):154-155.
[6]杨晴晴,李川,郑学敏,等人(2019,).药物抑制CYP2D6突变体代谢右美沙芬的比较研究[J]. 药物分析杂志,39(08):1379-1386.
[7] Logan,.BK., Goldfogel,G., HamiltonR,et al.. (2009). Five deaths resulting from abuse of dextromethorphan sold over the internet[J]. JAnalToxicol,33(2):99-103.
[8] Murray,S., Brewerton,T., (1993). Abuse of over-the-counter dextromethophan by teenagers[J]. SouthMed J,86(10):1151-1153
[9]Bem,J.L., Peck,R.(1992). Dextromethorphan. An overview of safety issues .DrugSaf, 7(3):190 -199.
[10]Pringle, G.,McDonald, M.P.,Gabriel, K.I.(2015). Patterns and Perceptions of Dextromethorphan Use in Adult Members of an Online Dextromethorphan Community. J Psychoactive Drugs,47(4):267-275.
[11]陈禹霖,许巍.(2017). 氢溴酸右美沙芬药物滥用致少年中毒[J].中国小儿急救医学,24(5):388-390.
[12]徐丰清,徐婧,刘宗顺.(2019). 氢溴酸右美沙芬滥用致依赖2例[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7(12):188.